1. 首页
  2. 问题详情

复查结果出来后才知道这三次的化疗白做了,你在抗癌过程中会完全听医生的意见吗?

复查结果出来后才知道这三次的化疗白做了,你在抗癌过程中会完全听医生的意见吗?
4 天前

我一直很相信医生。

看了您的题目,我觉得很遗憾,理解您此时的怀疑和灰心丧气。但是,癌症是很艰难的一种病,要不然不会到现在还没有攻破,再加上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所以化疗药下去,可能产生各种各样不同的情况!根据您说的情况,我建议您到上一级医院,找个专家重新制定方案试试!

不是不相信本地医院的医生,但必须承认,大医院的专家毕竟看的多,经验足,所以可以根据你不同的治疗效果随时改善方案!

我化疗结束后,曾经到我们地方医院去配过药,也是在肿瘤科,当时有个年轻医生,对着我配的药问我,这是治什么的?我很诧异,因为这种药是最常规的,怎么一个肿瘤科医生不知道?要么他们是有分科的,就是肺癌的治肺癌,胃癌的治胃癌。但我们这是小县城,什么化疗都放一个科室,就几个负责医生啊。我也搞不清楚!

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所以,您还是要好好选择!

4 天前

说个真事,我乙肝多年,春天查体肝硬化了,便开始抗病毒治疗,用药一个月时病毒已经从之前的5次方下降到5000多,但是甲胎蛋白还是四十多,没有降。用药三个月后我又去做B超和生化全套,但是没有测病毒DNA。显示肝上有多处高回声结节和一处低回声结节12mm*10mm,边界清晰,建议我去做增强CT。这次甲胎蛋白降到二十多了。隔天我带了我前面的查体结果去我们当地的三甲医院找大夫开进一步检查单,我想做核磁共振。接诊的是一接近六十岁的男医生,一头板寸白发,看了一下我带去的B超单,很大声的问“是你吗?”我说“是”,问“你家属呢?”我说“他忙着呢”他说“都这样了还忙啥!住院吧!”听他这么一说,我立时觉得有点懵了,本来我之前对着检查结果反复上网查询过,从开始的担忧到后来经过分析觉得应该没那么严重,首先我自觉身体状况比之前要好些,其次,B超上显示结节边界清晰,肝脏血流信号正常,门静脉正常,脾不大。好在我很快稳住了自己,坚持说“还是先检查一下,确诊了再看看是不是需要住院。”他说“肿瘤这么大了,检查了也得住院,住了院再查多好,还得做些其他检查”,我连忙说“其他所有血液方面都已经检查过了,这次只做个核磁吧”。最后带着老大的情绪给我开了检查申请单。这次结果出来:肝右叶囊肿,左肾囊肿,肝硬化。第二天我又补查了一下DNA病毒载量已经低于20了,查不到了。我可不敢再去找那个大夫看结果了。“屁股决定脑袋,利益决定脑袋”,哪怕是性命攸关,看来不是随便说说的。

我说说我的亲身经历…

一九年七月查出结肠癌…在山东省立医院东院胃肠科做的手术…一月多去的肿瘤科做化疗…化疗期间肛门坠疼……便秘……问医生…说是手术后遗症……三次化疗做完准备第四次去的时候…因为床铺问题…选择在县里做化疗…加强CT显示盆腔六公分肿瘤…复发了…然后做的基因检测…显示基因突变…最后化疗加靶向…两次后…放疗三十次…现在放化疗做完…还有一次化疗不想做了……直接用的靶向加口服……

我在省立医院第二次化疗的时候ca19_9就高到70多…十二月份在县里做的时候就已经高到370县里的医生还说怎么用的奥沙利铂加替吉奥…那是主要治疗胃癌的……所以导致前三次化疗白做了…而且也复发了……

最后我自己的总结就是…没有做基因检测…因为肠癌有很大的可能是基因突变导致的…我当时没有选择做基因检测的原因就是…我刚做完手术就有外边的机构去推荐基因检测…要价15000特别的着急…说要十五分钟给答复…刚开始都不懂……感觉他们骗人……所以没做…当时复发了我又去了省立医院找给我做手术的主任…问还能不能切除……最后不能切除…也要我做基因检测…还是外边的机构…也是15000…当时我无聊闲着没事…就给肿瘤科负责我的大夫打电话问了下…我说要做基因检测……大概多少钱…他说五六千左右……我才知道医院里面就可以基因检测…又省下一万元……我的忠告就是…什么检查自己都看看…什么高了…什么低了…都要第一时间问医生…别怕麻烦……当时我的肿瘤标志物过高…谁都没有注意……还有就是基因检测……很有必要……

4 天前

如果当初我听了医生的建议而放弃治疗,那么我现在已经是黄土一堆,坟头草早已在肆意疯长吧。如果当初我坚持自己的意见,那么我就不会白白浪费了三次化疗的冤枉钱了,不但没效果,而且还折腾了一番身体。在医治的过程中我也曾完全听从了医生的安排,换来的却是误诊而遭罪又烧钱。

在求医的过程中,要不要完全遵从医生的意见,要看具体情况吧。四年前,我在工作的城市被确诊为晚期癌症时,当时我的情况实在是太遭糕,以致医生都不愿收留我住院。在妇科和肿瘤科之间,我被当作球一样踢来踢去,最后我只好无奈地离开了医院。我选择了离老家较近的一家三甲医院就医,我挂了妇科,医生看了我的CT报告,便召集了我所有的亲人,很严肃地说:'病人已经没有手术的希望了,你们在医院里继续治疗也只会落得个人财两空' 然后直接把我们转肿瘤科,在那里也不招医生待见,听到他们在小声地嘀咕“都这样了,还住什么院呀?”

但我的家人还是坚持希望在医院做化疗,以此缓和下病情。由于我的体质对化疗很是敏感,化疗的效果越来越见好,以致后来经过了六次的化疗后,医生说我已经有了做手术的希望了,于是我转到了省专科大医院做了第一次手术。

手术三个月后,我出现了连续几天发高烧42度,而且肚子疼得历害,老家的医院确诊为手术发炎或是肠有问题,于是我转到了省专科肠医院。在那里经过一系列的检查: B超,CT,照影后看到腹部有脓,也怀疑手术发炎,所以在我身上插了一堆的管排脓液,另外也怕是肠梗堵,于是通过鼻子在喉咙里也插了管,我象个木偶一样无法动弹任由人摆布。一周之后医生直接把我身上的管子全部拔掉,然后才去照CT看到还是有脓液,于是又重来一次插管,把我折腾得生不如死。就这样过了一周,我还在发烧并没有缓解,肚子也痛得在翻滚。当再次去做照影时,却发现是肠粘连,需立即做手术,否则危及性命。

在治疗的专业领域里,我们只有听从医生的意见而别无选择,在这半个月里,由于误诊而产生了八万块的医治费用,全部都得我个人承担,医院不会免去一分钱,可怜我花了冤枉钱不说,我几乎就差点被折磨而死。有时就医也要运气呀,如果遇个经验丰富,医术高明的医生,果断判定病情而紧急处理,那么一切都会很顺利而且也不会浪费任何冤枉钱。反之象我这样真的很受罪呀!其实医生有时也很难作出正确的判断,他们也是在一边观察一边医治,边走边看。

患癌之后,我碾转了四家医院就医,其中三家做过化疗,其中两家做过手术。在第二次手术后,我还得继续做化疗。由于手术前我在另一家医院做化疗,而且效果非常好,所以我希望这家医院也用之前的化疗药,但医生却说那种药药性太重,对身体损害很大要我考虑,而且还说了一堆的理由,最后我不得不听从现在医生的建议而换了药。但做了几次化疗后检查的结果却是令人大失所望,与化疗前一模一样的结果,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最后我不得不又回到了原来的医院重做化疗。

有人说化疗只会让身体越来越差,最后无法承受而人没了,其实这要看个人的体质适合用哪种药,很多人做了化疗都是无效的,就象我同病房的一个阿姨,花了十几万进口药化疗却毫无效果,后来又改为国产药。用化疗药其实也是靠赌,医生也不知道是否有效,只有在检查之后才知道结果。而我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化疗用在我身上起了非常大的效果,几乎把肿瘤打没了,照B超时已无法呈现。

癌症在医院就是烧钱呀,无论能否延长生存时间都得花费一大笔钱,到最后很多真的是人财两空啊。我算是命大,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经历了4次手术,14次化疗终于恢复了健康,到现在已经抗癌4年了。不过我可是花了70多万的大代价才挽回了这条命哦!到底要不要听医生的意见,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而慎重考虑吧。

不管如何,平日里定期检查,身体不舒服时要及时就医。一旦患癌也不要谈癌色变,冷静坦然面对,而且要有良好的心态,坚强勇敢,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同时也要坚持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的免度力,我就是靠运动恢复到现在的状态。我现在整个人都生气勃勃,充满活力,自信满满!

我建议是多看几家医院,听听这几家医生都是怎么建议的,最后自己做一下比较,心里有个数。

我妈去年下半年检查出肺癌,还好是早期,当时就看了一家医院,就匆匆忙忙直接定点了,医生当时建议说老人年龄太大,直接放疗别开刀做手术了,结果放疗后大概花了不到5万,三个月后复查,边上又长出来了一个肿瘤。然后又要开刀做切割手术,其实就是第一次放疗没有做干净,要是直接开刀切除,就没后面的事了。后面手术又是5万,老人身体也被折腾的不行。经过这事后,我总结经验,还是要多看几家医院,每家医生建议都不同、按照自己的情况来定。

我父亲抗癌11个月,经历了手术后的复发,化疗后的无效,盲试靶向药的无奈,全程谨遵医嘱,结局却是人财两空。

父亲走后,我自己也仔细回想了所有的治疗过程,发现其中走了不少弯路,犯了一些至今让我也感到困惑的错误。

肺癌,到底是选肿瘤科还是胸外科?

一开始去医院,我们直接挂了肿瘤科,因为在网上查看的信息,说肺部的肿瘤很少有良性的,那自然要去肿瘤科治疗。

一顿全身的检查下来,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拿到所有的检测结果。交给肿瘤科的医生一看,说是肺鳞癌3期,建议去胸外科看看有没有手术的可能。

于是又重新挂胸外科,又是一顿全身的检查,花了近半个月拿到检查结果,医生说可以手术,于是听医生的做了手术。

事后来看,一开始选择肿瘤科就是搞反了治疗流程,正确的流程应该是先去胸外科检查,确诊,然后评估能不能手术,如果不能再转肿瘤科做后续治疗。

而我们先去了肿瘤科,检查完去胸外科又重新检查一遍,很多项目都是重合的,有什么必要?这里吐槽一下肿瘤科,是不是要提醒一下病人应该去哪里治疗比较合适?

总之,这里我觉得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们没有经验,医生也不会提醒你,所以花了很多不必要的钱,也浪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手术后复发,化疗又无效,很无奈

手术应该说是不成功的,因为医生在手术完之后也如实告知了,病人纵隔淋巴结里面并没有清扫干净,至于原因是出于病人身体情况考虑,我们也不能多说什么。

去了医院,病人和家属本来就只能听医生的,因为你不能用不专业去对抗专业,你可以去质疑,但也就质疑一下而已,能怎样,后面还要指望医生给你治疗呢。

这里其实我有点后悔给父亲做手术的,医生也不会强迫你选择手术,他只会说可以做,让病人和家属做选择,基本上胸外科也不会给你治疗癌症的建议。

这时候我还天真的认为,肿瘤科应该和胸外科会诊一下,给病人制定一个合适的治疗方案,跟病人和家属说清楚治疗方案的利弊,然而都没有,胸外科好像就是个动刀子的地方,手术后怎么样就不归他们管了。

然后就是手术后在家休养,打算按照出院报告上的要求15天以后再去肿瘤科做后续治疗,也就是化疗。结果遇上疫情,耽误了。三个月后,在家附近的三甲医院做了化疗,前面两次无效,后面做到第五次,父亲身体直接垮了,就停下来了。

化疗要不要做,其实我很犹豫,但是父亲强烈要求去做,因为家里姑妈淋巴癌做了化疗效果很好,所以他很想去做。前面两次没有效果,但是他做完状态还是可以的。

要命的是后面两次(换了药),尤其是第3次之后,他整个人完全垮了,做完都不能走路,也吃不下东西了,那时候就应该果断放弃化疗的。

然而还是坚持做了,直到第5次实在身体承受不住了,医生又建议可以盲试靶向药,父亲又想试,那就试吧,一直到去世,家里还剩半盒的靶向药没吃完,还是最后我强制给他停了。

全程都听医生的难道我们做错了吗?

生了病,去医院当然要听医生的。毕竟,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肯定是没错的。

但是要找到那个专业的人,全程给你专业的治疗意见,把病人当自己亲人的人不太容易。

医生都很敬业,这不能否认,但是我感觉都是根据标准流程在各自为战,符合手术条件就手术,至于癌症怎么治疗效果最好不考虑;愿意化疗就化疗,至于效果如何,要不要停下来,看病人和家属的选择,癌症嘛,治不好是正常的。

说到底,对于有些癌症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治到哪算哪,全靠病人自身的身体情况和运气了。

一切都是命,听或是不听最后结局都是一样的,大家觉得呢?

4 天前

久病成医,这是一位医生对我说的,结合母亲的情况,我想说几句。

我们是19年5月份查出来的肺癌中期,3A,纵膈有转移。6月份托人去了北京做了手术,做了肺部右上叶切除和淋巴结的清扫,7月份开始回青岛做化疗。当时做完手术,我们是有一个ALK突变的,但当时医生还是让我们做了4次化疗和25次的放疗做术后的辅助治疗。

2020年1月份结束放疗后,我们定期3个月检查,检查是否有复发,另外就是血项。经过了4次化疗,我母亲的白细胞一直低于标准的3.5,都已经结束化疗4个月了,白细胞还是经常不合格,升白的药物吃一段时间就升上来,一不吃就降下来。可以说,4次的化疗对母亲的骨髓抑制实在是太强了。

2020年10月份例行体检时,发现了肝部有转移瘤,可以说是化疗和放疗基本上是白做了。说来也奇怪,而同病房的一起化疗和放疗的,无论是乳腺癌还是肺癌,都后续发生了转移。我们一起的绝大部分都是经历了手术+化疗+放疗,可以说是比较系统的治疗,但还是发生了转移。个人觉得,化疗和放疗相当于是白做了,证明患者对化疗和放疗不敏感,而且还造成了骨髓的创伤。

母亲患病后,我就经常研究癌症,有一次我看了母亲的白细胞低,但是中性粒是1.85,我对大夫说拿点药吃吧,中性粒还行高于1.8,可以不用打针。当时大夫对我说了一句:久病成医!其实是家属的一种无奈。白细胞低,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免疫力低下。化疗对免疫力造成的创伤实在太大了!

因为有ALK突变,大夫说是黄金突变,我们先后尝试了一代、二代、三代靶向药。钱花了不少,但是副作用实在太大了,浑身水肿,胆红素50,转氨酶300。后来大夫让我们再换一种靶向药,我拒绝了。我想与其让病人这么遭罪的活着,不如有质量的短期生存,而且是母亲强烈要求不再吃靶向药了。

后来,我们开始吃中药,靶向药也不吃了,肿瘤科医生说我们是黄金突变,应该继续吃ALK的靶向药。但是我们就是要吃中药。自从开始吃中药了,母亲的转氨酶、胆红素降下来,水肿轻了不少。偶尔还去赶个集,前几天我们去做增强CT时,本来想着看看肿瘤进展到什么程度了,结果显示肝部转移瘤减小了,全家喜出望外。

所以我认为,身体是自己的,当医生的建议已经不能够带来有效的效果时,自己要努力成为命运的主宰者。

4 天前

做化疗三次白做,就要调养身体为主,坚定信心,伤害性治疗是对康复没多大帮助。

癌症难治是事实,最可怕的还是没知原因,乱用方法,现在全世界各国治癌都是难题,如发现初期,没有扩散,只是原位癌可一刀净的,手术切除可治愈。如不明扩散是否,手术,化疗,放疗效果都不好,一样会复发,或扩散。如敢于直面事实,坚强信心,改变生活习惯,没太大症状,就适当运动,出去游游玩玩,该吃得吃,放松心情。对康复就有好处。

如有症状对症调治即可,伤害性治疗不可取,跟进数百多例癌症患者,我都是叫他们用这类方法,多个都活得很好,反而有些去做什么疗的都走去别外世界。




4 天前

还是要听大夫的,我是结肠癌今年四月份手术的,今天做的第六次化疗,我不是输液是口服化疗药的,今天验血指标都正常了,我今天做的肿瘤标志物已经降到了4.79了,我是中西医结合,中药调理身体平衡,西药治疗癌症

4 天前

我是于欧诗,一个晚期癌症患者,至今为止,已经抗癌四年。今天我想借题主的问题谈谈我对抗癌过程中的一些事,以及在抗癌过程中是否会完全听从大夫的意见,谈谈我的看法。

抗癌这事我选择相信专科医院的专业大夫。跟普通人比他们更有这方面N年的学识更有N年的从医经验,所以他们的治疗方案更权威更有针对性。在整个的治疗过程中,我们应该全力配合大夫提出的治疗方案,给患者提供足够的营养支撑。同时更应该密切的关注患者在治疗的时候身体出现的一些副作用,一些问题反馈给大夫,以便能得到及时的医疗干预,寻求最佳的治疗效果。

不能否认大夫的治疗方案对有的患者不起作用,毕竟屹今为止,癌细胞的生成机理尙没有搞清楚,恶性肿瘤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一直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根治方法。我的主治大夫告诉我,抗癌的三驾马车是手术化疗放疗,得了癌症的人去医院通常都是采取这三种方法,由于在医院住院的时间长,看得多了,心里有个感触,觉得进医院的癌症病人就如同那流水线上的零件一样,通过一系列的检查,然后开始化疗放疗,然后出院(我住的放疗楼,要是在外科楼一定是不一样的大概进去就开始检查,然后手术吧)。

我是肛管鳞癌,第一次确诊住院的时候,大夫给我制定了放疗化疗双管齐下的治疗方案。我清楚的记得,给我用化疗药的是奈达铂还有雷替曲塞,那时候身体基础好,一口气放疗31个,化疗三次竟然觉得非常轻松,没什么。而且治疗效果我觉得非常好,出院后生龙活虎的状态远胜过生病前。

然而好景不长,大概5个月左右我就复发了。这次住院大夫依然让我化疗放疗一起做。这次化疗药用的是奥沙利铂跟雷替曲塞,这回我就扛不住了,被化疗弄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恶心难受失眠等等副作用,我都有点记不清了,只知道如果爱人没看着我的话,我还有可能会打开窗户跳下去算了。这次只化了两个疗。放疗的话,副作用就小了很多,我能一直坚持到放完。这次出院我是踉踉跄跄的走出医院的,跟第一次相比,体能明显下降。

吃点苦遭些罪花点钱如果能有效的改变病情,我认为还是值得的。但是这次出院大约二十多天我又转移了。我自己想,如果上次住院化疗有效的话,我不可能这么快转移。应该可以确定这个奥沙利铂对我的治疗毫无意义,我的身体无应答。于是又一次我住进了医院,大夫还是建议我化疗放疗,我想起化疗带给我的各种不适,那种无所适从抓心挠肝的感觉我真的不想重来一次,最主要而且效果不好,我拒绝了化疗,就单纯在医院放疗。为了保险起见,我跟主治大夫主张联合中医一起治疗,我的主治大夫也认可这种方案。这样,我又一边放疗一边吃中药。但显然到了这个晚期的阶段,中药根本就不管用,它除了让我恶心胃难受,营养不良,人越来越瘦外,没起一点好的作用。都说中药来的慢,我坚持吃了20天,说什么也吃不下去了。

我的情况不太好,大夫又建议我做基因检测,吃靶向药。当时我做基因检测花了13200元,都是自费,我觉得好贵哦,还好检查结果是Alk基因突变,这是钻石突变,靶向药最为昂贵,当时克唑替尼一个月为52500元,也全是自费。大夫给我找那些卖仿制药一个月7200块,七千我也承受不了啊。于是我们上网查药神的故事,看网上说在印度买回来这种药物是国内的十分之一。我心里想着七千多,去印度一趟为七百多,一千多也行啊。于是,我凑了两万块,让儿子去印度买,儿子刚刚毕业,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儿子去了印度,在印度最大的一个药店看到这个药,他们的定价是14000多元人民币。更贵了!我告诉儿子去周边的小药店看看,后来儿子辗转了几个药店,跟印度人一通讨价还价,单价4500块一瓶给买了3瓶回来。我开始服用这靶向药,说实话,效果还挺好的,副作用也不大。吃完这三盒,儿子又让那阿三给我快递一盒回来,大概这次就可能是假药了,又或者我是耐药了,很快我又开始不适,儿子又快递一盒第二代的靶向药赛瑞替尼,依旧是无济于事。我通过基因检测买的靶向药儿子去印度,这几个月折腾了好几万,却一点也没达到预期效果。我决定放弃治疗。

放弃想起来挺好,但是真正疾病进展给你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真的让人受不了。我又去医院,大夫接着给我放疗。我心有抵触,大夫告诉我,为了救命啊你必须放。无有一点点办法我只得又去医院进行放疗,就这样我在肿瘤医院放疗了好几个疗程,放疗当时我抗过去了,但是它有无法预估的远程副作用,我的身体彻底的被摧残得不像样。然而,恼火的是,癌细胞还咋的不咋的,啥事没有,依旧在我身上复发。

后来我又开启了免疫治疗。用的君实家的特瑞普利单抗,也是全自费,7200元一针。21天打一针。前前后后我一共打了12针,至于效果,大夫说我是他患者中打Pd1最受益的个体了。

癌症这个大病,摧残的不仅仅是患者本人,对患者的整个家庭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多少个家庭因为这个病分崩离析家破人亡。但是,没有办法,如果摊上了也只能正确面对。大夫的意见一定是要听的,但自己根据自己的情况,根据自身的条件也一定要有正确理智的判断。我们跌跌撞撞的来到人间,父母儿女夫妻一场,理当互相扶持往前走,治疗不过是一种权宜之计,所有的生机其实还在于生命的自身。

本问题和回答均来自本站网友,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20000.cn/question/464

相关问题